海门日报数字报刊平台-诗海之门
 
  07:副刊
上一版3   4下一版  
 
~~~——从三本古籍看海门诗史
2021年04月08日 星期四 出版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诗海之门
——从三本古籍看海门诗史

  □ 周世康

  (上接4月7日A7版)

  《诗册》二十景有:《师山闲眺》《徐堤虹偃》《兰若胜钟》《龙津渔火》《石亭古井》《村宇溪围》《东溟浴日》《江潮听月》《深柳书声》《茅庐夜织》《曲水芦咸》《南渡归帆》《元宵灯海》《春郊桃李》《麦秋犁雨》《秧沟戽水》《吉贝连云》《板桥霜迹》《菜畦冻雪》《平沙雁阵》。诗册刻于清咸丰十一年(一八六一),今旧本已较难觅,好在篇幅不长,下面全部摘录,且如果此题相同或类同于章廷枫所拈海门十景,则在诗名后括弧内抄录上原章公的释题:

  师山闲眺——(章公廷枫原文:山在官署后,累土而成,状如狮子,故以师名。上建大士阁,环以花木,周以曲栏。春晴凭眺,风日清丽,花柳鲜艳,远近在目,足供览胜之乐。)丸螺苍翠绝尘埃,百里东洲入望来。狼塔连云通宝阁,鳌峰隔浦揖平台。当年瘠土沙成阜,此日繁花锦作堆。好拟滁人随太守,公余同覆掌中杯。

  徐堤虹偃——(章公廷枫原文:铁岭徐公复任海门时,筑堤截江,绵亘九里三分,西接通州,如虹偃卧,为车马往来孔道。今堤之南北,沃圵数万顷。民思其德,构亭立碑,后任黔南王公为之记。)长堤十里亘如虹,却退涛头百丈雄。行旅动容瞻像肃,使君遗爱视碑丰。人登鳌背无潮险,海架鼍梁有路通。莫讶卧波腾五彩,此邦屏障仰徐公。

  兰若胜钟——禅房花木郁葱笼,蓦地花间送午钟。粥鼓斋鱼音共远,天风海水渡无纵。蒲牢吼处眠惊鹤,梵偈宣时听有龙。惭愧乌巾莲社客,未除丈室礼南宗。

  龙津渔火——(章公延枫原文:厅境东南,阻江频海,渡口十余处,皆有渔舟,而青龙港为最盛。夜俱收泊,月黑烟昏,灯光从芦荻中摇曳而出,映彻波心。望之如一天星斗,春夏犹多。)小船如蚁集龙津,晚膳何曾供一鳞。星点碎摇篷底火,潮声惊起梦中身。光流闪灼风行水,影散微茫月近人。不脱簔衣抛好夜,自收破网理残纶。

  石亭古井——翼然高耸石磷磷,冽井中含太古春。得绠大堪容众汲,濯缨何处著微尘?雅宜抱甕居高士,或有遗丹济后人。凿饮功原耕食并,思源切莫忘先民。

  村宇溪围——(章公廷枫原文:市廛之地,列肆比屋,民惟贸易为生计。其业耕者中,田有庐庐,四旁有沟环之,间植竹木,家自成村,虽比邻亦各为畛域也。)无多衡宇绕谿光,嘉树垂垂荫远庄。曲折波环天小有,溯洄人住水中央。鸥盟舍北容来往,鸡唱篱东隔淼茫。欲脱朝衫归小息,闲偕父老话家乡。

  东溟浩日——(章公廷枫原文:厅之东境,水程无百里,出廖角嘴即大海也。日将升,光烛万丈,涌现波涛中,为一巨观。)汝南鸡唱破鸿蒙,旭日初升析木东。沧海云蒸光烛汉,大堤人指影磨铜。咸池浪涌三宵白,旸谷珠腾万里红。好上蓬瀛同洗眼,饱看百宝毓蛟宫。

  江潮听月——江心倒映一轮明,静听潮来月有声。岂为蛟龙乘夜舞,犹疑乌鹤失群惊。珠宫浪激钧天奏,铁笛秋拈旅客情。窃药姮娥未应悔,升沉胡作不平鸣?

  深柳书声——(章公廷枫原文:晨耕宵读,自古为然。居民宅旁多栽杨柳,书屋藏于柳荫深处,过者但闻吟诵之声而已。)宅边五柳旧知名,绕屋阴浓画不成。学锻高情闻叔夜,填词绝调让耆卿。焚香展卷容驱蠧,携酒传柑懒听莺。争向龙门思御李,松风常和读书声。

  茅庐夜织——深夜村村和纺车,寒机催月上茅庐。篱边络纬青灯诉,海底鲛鮹白练虚。唧唧梭声当户后,沉沉莲漏逼宵初。习勤僻地从来惯,盎粟来朝易有余。

  曲水卢咸——几曲清溪两岸卢,微风徐动水萦纡。停车觅句邀吟侣,奉檄还乡羡钓徒。四面清波搴荇菜,一湾明月战菰蒲。白花瑟瑟增秋兴,衡泌栖迟已足娱。

  南渡归帆——布帆无恙逐风飞,唤渡人由南浦归。一叶扁舟今日便,廿年客梦昨宵非。隔江夕照潮初上,系艇清荫树几围。游子天涯今已至,深闺遮莫寄寒衣。

  元宵灯海——三五良宵竞试灯,海邦乐事一时增。星桥火树春人咏,元圃琼台皎月升。曼衍鱼龙争幻戏,联翩鸾鹤讶飞腾。琉璃光映金银器,最忆升平岁屡登。

  春郊桃李——秾李夭桃花事忙,深红澹白逞容光。游蜂惯逐轻衫过,盘马应怜绣勒香。遍野云霞争烂漫,频年风月费平章。但教不语成蹊径,莫纵芳心斗艳妆。

  麦秋犂雨——(原十景有“晴郊麦浪”,题材与之略有相同,亦录章公廷枫原文:境内之地,一二宜禾,八九宜棉,惟年麦则遍种之,以为储粮。初夏麦秀,田塍高下,一望如浪涌江心。计日登场,饥火中烧者皆梦饭甑溢矣!)郊原麦秀色初齐,秋稼欣同入望迷。十里绿荫喧布谷,一簑红雨叱耕犁。风来陇畔香闻饼,春课烟中锦滑泥。霡霂无声潜润物,乌犍三两策轻蹄。

  秧沟戽水——初夏分秧一碧稠,纵横原隰界深沟。珠光圆蹙魚鳞皺,针影尖同柳线抽。合頴渐看千亩插,连塍已祝万箱收。桔槔声里知农苦,那敢辞劳暂退休。

  吉贝连云——(原景名“花桃绽雪”,章公廷枫原文注:吉具木棉也。树高数丈,叶类梧桐,本西番种。其花可织以为布。李琮诗,“衣裁木上棉”是也。江南所植乃草棉,群芳谱谓之花桃。春种秋成,绒绽如雪,柔软胜木棉。)吉贝徵名溯旧闻,千畦一色诧如云。花开白雪迷朝旭,叶饱红霜带薄曛。绿野经纶曾学稼,苍生衣被自成文。堆金难买江乡熟,挟纩犹思慰六军。

  板桥霜迹——宵来有客止星轺,萧萧霜花压板桥。万里征尘粘马足,九秋凉信验虹腰。放晴渐虑泥融湿,留印还愁日炎消。倘有过江名士在,不妨驴背挂诗瓢。

  菜畦冻雪——野菜冲寒老绿齐,朔风吹雪冻连畦。素心谁识根头味,陈迹真怜爪下泥。应羡袁安高卧稳,曾闻庾信小园题。笑渠肉食心常鄙,不爱清香供淡虀。

  平沙雁阵——潇湘余阵落平沙,回首长空客路赊。关塞飞书惊朔马,稻粱归计勝寒鸦。琴心对月成三叠,字迹排云散五花。闻说渐逵仪可用,肯教身世讬烟霞。 

  《海门诗钞》——荟萃文献数百年

  海门还有本诗集叫《海门诗钞》,周雁石辑录。海门诗词协会于2011年6月刊印,书面封二刊有周雁石先生照片,其下有生平介绍——“文史学者、藏书家周雁石(1894~1959),名悫,号石公。祖籍江苏太仓,出生于江苏海门茅家镇。1925年毕业于东南大学为文学学士,亲炙柳诒徴、黄侃诸名师。曾任江苏省立国学图书馆主任,浙江大学副教授等职。终生节衣缩食,不沾烟酒,而积藏古籍三万余卷,其中不乏名家手稿和写本;其本人亦大量抄录秘本、孤本,字数达数百万之多。为保护古代文献作出了卓越贡献。著有《冰壶自怡稿》。”

  雁石先生在“《海门诗钞》缘起”中说,他在1928年夏天参观上海东方图书馆时,“见有南通杨述臣(庭撰)先生所编之五山耆旧前集今集二十四册,系道光年间二经堂原刊本。此书余访求数年而未得,一旦见之如获瑰宝。乃倩老友向君觉民借出携归,尽一暑假之日力,将所有旧海门县人士之诗,全数钞出,自明至清,初计五十六人,诗三百六十四首,析为五卷。后益之以附录十五人,诗十六首,及东洲文集二则、山堂肆考一则,类皆有关于海门之作。复冠以述臣先生传以志景仰……计百有八页,四万五千余字。亦可谓乡邦文献中之足徵而仅存者矣!溯旧海门自后周显德五年设县以来,中经沧桑,圯为泽国,迄清康熙十一年废县为乡,归并通州。数百年间之文献荟萃于此书。而今海门自乾隆三十三年置厅以后,迄于咸丰年间,所有耆旧之篇什,大都见著于茅禹门先生之《师山诗存》,继《师山诗存》而起者俟之来哲。而追《师山诗存》以前之文献,将必有取于是者。余尽其钞胥之责而已,诏为保存文献,则吾岂敢!惟愿吾邦人君子,不忘其旧梓,以行之示我后生小子,使知吾乡文献之美,富固自有。杜所谓‘故国非徒乔木,江南不仅竹箭’,以敦其敬恭桑梓之意。更进而探索典籍,争自琢磨,以侪于作者之林与乡之耆旧,后先辉映,是则尤所厚望而已!”

  此“缘起”类似书前“自序”,谦恭而情意深深。旧海门几百年文献,荟萃于《海门诗钞》,是作者尽一己之力,一字一句抄录而成,共45000余字。目的是诏示后人:我海门历史灿烂,文献丰富,好诗叠出。冀后生诸君,对桑梓怀恭敬之心,要砥砺前行,力争与先辈辉映,为本邦再添光彩。   

  因为抄录自《五山耆旧集》,所以《海门诗钞》按原书目录编定自书目录,分为:前集上——明集,计十八人得诗二十三首;明集,崔氏一家计八人,得诗二百十五首;明集,计十九人得诗五十七首。前集下——明集,计十九人得诗五十七首。今集初刊上——国朝顺治,计六人诗十七首;国朝康熙,计四人诗十九首。今集初刊下——国朝康熙,计一人诗三十三首。附录一,计十五人诗十六首;附录二,计三则,东洲文集二则,山堂肆考一则。正集共五卷,都五十六人,诗三百六十四首。观全书,被收入诗作最多的三人:崔桐一百三十首,崔槐七十一首,丁腹松(清康熙进士,丁有煜的父亲)三十三首。

  开卷第一人为尹惟忠,“字士衡,海门县人,建文庚辰科进士,官西安府同知。” “为官有循声(指为官有循良之声),诗文集甚富,今俱散佚。”录其诗一首:游修真观——言访蓬莱侣,轮蹄未惜遥。看山开竹牖,对酒值花潮。洞里窥丹竈,云端听玉箫。仙人双白鹤,冉冉下层宵。此诗是作者在蓬莱观瞻时的所见与所感,前四句为作者去时一路所见,后四句为在道观中想像得道后乘鹤吹箫、往来于天地之间的神仙生活,悠哉乐哉,是否寄寓了作者的某种情思?

  《海门诗钞》最后一首诗为“重过东滨有感”,作者“张槎,字汉乘,号秋溟,如皋县人,岁贡生。由教习授亳州学正。著有宝砚堂秋水轩燕斋吴楚游草,锦云词文苑说丛,海岳精华录。”全诗为——“廿年不作海滨游,为趁西风一放舟。满地白波迷旧路,彻天清露染深秋。记来门巷人非昔,话到寒暄泪欲流。寺老无僧庭树槁,故人强半委荒丘。”海滨旧地一别二十年,面目全非,旧路已为层波,门巷人已陌生,老寺庙空树枯,故人半已作古。诗人在深秋中目睹物是人非,仅仅是数句寒暄,就已泪水盈眶。

  此书最末一篇为附则二,录自《山堂肆考》(明海门吕四场人彭大翼作,收入清代四库全书):“郑毅夫在通州时得疾颇剧,忽梦至宫阙,有吏引至小池,甃以明玉(用玉砌的池子),其水滟滟。然坐甃上水沃,身背生鳞,头角露,惊出。吏曰:此玉龙池,惜不入其中,入则为宰辅。乃觉病遂疗。后擢进士,魁天下。有诗云:霹雳一声从地起,到头身是玉龙翁。”此为一民间传说,颇为神奇。

  《海门诗钞》《师山诗存》,汇集了自明初至清咸丰时期的近千首诗,涉及诗歌作者近二百四十人。一条流淌几百年的海门诗歌长河,在茅炳文、周雁石先生的细心而艰辛的维护下,终于流进了今天。杨蓉初先生的《海门二十景诗册》,则从一个独特的角度,为今人留下了海门先辈的创业足迹、生活场景,留下了昔日江海交汇之处的梵钟帆影、柳绿桃红。历史匆匆,时光荏苒,多少往事常常随风而去,后人当铭记这些为保存桑梓记忆、前辈遗迹的贤人能士,应该致敬他们!同样应该提及的,是今人张熙瑾,他从南图发现了《师山诗存》的原版。“本书当年是茅公炳文的家刻本,印量有限,流传不广。经历百年沧桑,现在百万人口的海门故土,可能很难找到合两册为一部的木刻本了,幸而南京图书馆古籍部还收藏这部书。我翻阅时,封面纸已风化,手指触处,立成碎片……最近我在南京图书馆连续三周,抄录全文,并加标点,准备用简体字印一普及本,以求广泛流传。当我告知海门的友人袁世迈、俞茂林后,都表示赞同和支持……” “重印本采用简体,由张熙瑾标点并主持编务;原海门中学副校长袁世迈,原海门党史办主任、副编审俞茂林参与审校……”这两段文字载于2003年标点重印的《师山诗存》普及本的书首“漫话《师山诗存》”及“后记”。在书首的这篇介绍重印本来龙去脉的文章中,张熙瑾还说:“……不少诗题材广泛,别有情致,匠心独具,佳句频连。后人重读时会受到强烈的感染。这些作者的后代,分别已衍生到五至十代,如能读到祖先作品,当会十分亲切。”张熙瑾的这段话言之确切,感到亲切的不仅是作者的后代,海门的历史、风物当会使全体海门人感到亲切。还需提及的是,《海门二十景诗册》也是张熙瑾在海门政协支持下,经辑选影印了若干本,使海门的文史工作者和教育界人士,得以了解一百多年前的这本“三绝”之作。

  《师山诗存》书末还附录了张熙瑾“就近年读书所得,作些汇综”的茅炳文资料,本篇《诗海门》就认真参阅并多处引用。其中有关茅炳文的凄苦晚景,读来令人不胜唏嘘,亦转录如下:

  同治四年(1864)夏,茅府发生意外灾难。茅铁卿从上海乘船归海门时,主仆多人在长江口被土匪船绑架,勒索赎金一千银元,绑匪放一仆人归沪联系。这时茅炳文正好在沪,闻讯后惊悸欲绝,立即筹集了赎金,可是仆人不敢再去送钱。茅炳文只好向苏淞镇报案,总兵立即派兵船围剿,直捣匪窝。铁卿趁匪窝混乱时机,脱险逃出 。经此打击,父子回海门后,相继生了重病。至第二年元宵节前后,父子孙三人相继病故。李联琇为茅铁卿病故送了挽联:“五年相契,幻成离合悲歌,归野可怜舆疾返;万绪纷拿,撤与爷娘妻子,持家难得替人贤。”同里周家禄在同治七年(1867)茅炳文父子释服棺木下葬时,曾写了吊唁诗《茅户部铮挽诗》:“秋风丹旐下山村,落日麻衣凑墓门,不寿难言为善报,通灵兼折读书根。一堂命薄妻儿女,三代同坟父子孙。莫怪羊昙多涕泪,西州不过亦销魂。”六句下加小字注:时与尊人中书及令子宗瀛三丧并举。从联和诗的描述来看,先是儿子铁卿病故,正在病重中的茅炳文遭丧子之痛的沉重打击,接着和孙先后病殁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家门动荡,茅禹门的《茅斋吟草》,就难以得到编印;几经人事变迁,遗稿不知所终。使人永远惆怅的是,他曾经为别人刊刻了五百九十首诗传世,而自己的诗却一首也未留下来,真是历史的悲剧。  
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 
   第01版:一版要闻
   第02版:要闻
   第03版:综合
   第04版:时事
   第05版:教育
   第06版:教育
   第07版:副刊
   第08版:招聘
诗海之门
海门日报副刊07诗海之门 2021-04-08 2 2021年04月08日 星期四